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275章 是挺厉害的

非赤把刚才琢磨的事丢到脑后,凑近手机窥屏,别管主人想什么,总归不会是想炖了它就是了,“才十一点多啊……主人,我们还去打赏金吗?还是回去睡觉?”

“去打赏金。”

池非迟垂眸盯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发邮件。

在这之前,他要把金源升的问题解决一下。

他是放弃了换联络人的想法,但不代表他就真的什么都不做了。

……

两天后……

警察厅的室外停车场里,风见裕也停好车,拿着一个文件袋下车,左右张望了一下,找到了停在不远处的白色马自达,走了过去。

车里,安室透的双手还没有松开方向盘,盯着前方思索、走神。

虽然已经跟顾问说好了不换联系人,但金源先生一直骚扰的话,难保哪天顾问不会受不了、突然发飙。

金源先生不明情况,很容易踩雷,他是不是该去找金源先生谈谈,偷偷给点暗示?

可是他还有卧底任务,不方便跑到有那么多人的警察厅办公楼层去。

那么,是等走廊里人比较少的午饭期间再去?还是直接让风见等会儿帮他跑一趟?

“降……”风见裕也走到车旁,弯腰看见安室透在一脸严肃地思考,觉得不应该打扰,没有再说下去。

安室透倒是回过了神,放下车窗,转头问道,“风见,报告书写好了吧?”

风见裕也一想到报告书,就觉得窝心,把文件袋递进车窗,语气幽怨道,“好了,还有上次、上上次行动的报告书,我都写完了。”

“不用给我了,”安室透没伸手,琢磨着让风见裕也替他跑一趟,把报告书送上去,还可以顺便去金源升那里看看,这也算是节省‘警力’嘛,“你帮……”

停车场入口处,突然传来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风见裕也转过头,看着一群穿着便服的人抬着广告牌进停车场。

安室透在人群里看到了金源升,有些疑惑,“金源先生?他不是后勤部门的人吧,怎么会来安排搬东西的事?”

“您没听说吗?就是最近安全宣传月的事,”风见裕也解释道,“原本这件事一直是由警视厅的刑事警察负责,但这一次上面决定让警察厅的人也参与进去,宣传一下遇到比较危险的犯罪份子应该怎么处理,听过是因为前段时间,东京有不少人模仿七月去接触罪犯,这是很危险的行为,普通人遇到那些危险罪犯,还是报警、交由警方处理比较好,而且我还听说有两个人找到了赏金殿堂的网页论坛,以开玩笑的心态发布了赏金,要求是把对方的腿打断……”

安室透一愣,“赏金不会被接了吧?”

“是啊,前段时间的事了,两个人都被打断了腿,现在人还拄着拐杖呢,”风见裕也一脸无语道,“听说那两个人被打的时候,根本没能反应过来,也没有看到是什么人做的,金源先生猜测是七月所为,正是因为这些事,所以金源先生也被指名负责这一次的安全宣传,希望普通人别上那种网页胡乱发布消息。”

“那看来安全宣传确实有必要加入这一项啊,”安室透也有些无语,顿了顿,又问道,“我前两天回来的时候,完全没听说安全宣传月的计划有变动,这是什么时候决定的?”

“这是昨天才通知下来的,”风见裕也道,“由于宣传活动后天就会正式开始,时间很紧迫,所以金源先生才这么急急忙忙地准备宣传要用的东西,手头的工作似乎也交给手底下的人来做了。”

“是吗……”

安室透看着那边忙活的金源升。

顾问嫌弃金源先生烦人、前天晚上又打消了换人的念头,昨天安全宣传计划里就突然加进了新项目,还得金源先生去,很像是顾问故意支招,想把金源先生调开一段时间。

那边,金源升和其他人把东西都搬到了车上,长长松了口气,“很好,大家辛苦了,接下来只把东西送到荣町去就大功告成了!”

安室透听到荣町,突然就想起来了。

他以前去过荣町,那里风气很好,居民友善,又是那附近的婆婆们,开朗好客好说话,求知欲旺盛,喜欢赶时髦,还特别爱拉着人聊天。

那次他假称自己在便利店打工的时候,听朋友说住在那附近,今天休息想过来拜访,结果人不在,所以在附近溜达。

他本意是打听那个人的情况,还没怎么套话,那些婆婆就很热情地把线索说了出来,还把有关的八卦说了一遍,又说到荣町最近的新鲜事,再问到某个便利店最近新上的东西是什么、怎么用,再问到某个年轻人经常提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他便利店的工作辛不辛苦、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人、几岁了……

那是一群不甘心被时代抛弃、不希望变得暮气沉沉又诚挚热情的人,所以就算一些简单问题需要反复解释,他还是不忍心糊弄,就这么被拉着聊到天黑,蹭了热情婆婆们的两顿饭,晚上回家的路上,默默去便利店买了两颗喉糖。

这次安全宣传活动大概是十天左右,会联合学校带学生过去参加互动游戏,小学、国中、高中和大学都有,到时候应该还会有一些家长和已经工作的人过去凑热闹。

负责活动的警官几乎要在那里驻扎下来,早上一大早就要过去准备,午饭和晚饭就在那里轮班去搞定,到了晚上才会休息,闲下来也不能随便离开,所以大多时间会跟在场的、路过的民众聊聊天。

如果活动地点选在荣町的话,那金源先生大概需要多准备一点喉糖。

琢磨着,安室透又问道,“地点原本就确定在荣町吗?”

“好像是昨天通知更改的,”风见裕也回想着,“警视厅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手忙脚乱的一阵子,不过那边有个大公园,周围交通便利,又不会打扰居民休息,确实适合开展宣传工作,而且宣传用的东西也不多,能够赶在活动开始前重新安排好,降谷先生,这次活动有什么问题吗?”

“挺厉害的……”

安室透有点头发发麻。

他知道那个大公园,金源升这是跟他上次一样,直接撞进婆婆们的聚会地了,还是不能跑的那种。

只不过他是不知情下的选择,而金源升这里有被坑的嫌疑。

太巧合就不会是巧合,肯定是某顾问的手笔。

一来,可以让金源升去忙活别的事,没精力再给七月的邮箱发骚扰邮件。

二来,这个安排就像在说——‘你不是废话多吗?让你一次说个够!’

但仔细一想,金源升这一次要是做得好,在履历上也能添一笔。

而荣町的居民大多很好说话,金源升脾气又好,对民众态度也很和善,这面向民众的一笔绝对能为金源升加分不少,除了对嗓子可能不太好,整体来说是件大好事,至少他有预感,金源升履历上这一笔会添得相当出彩。

由于警方会邀请学校带学生去公园参加互动游戏,还会有一些已经工作的年轻人跑过去,那段时间大公园里都会朝气蓬勃,这对于渴望了解年轻人世界、不甘被时代抛弃的那些婆婆来说,也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不存在‘打扰清静’这一说,会很热情和善地对待去那里的年轻人。

所以,要说顾问小心眼,确实小心眼,摆明了故意报复金源升,还是冲着‘话多’这一点来的,但这么安排,其实对金源升、对一些年轻人、对婆婆们,都算是一件好事。

想到应该会有不少人满意而归,安室透也哑然失笑。

明明有私心,却让人没法埋怨,他还觉得应该双手双脚支持,是挺厉害的……

风见裕更加一头雾水,“厉害?”

“啊,没什么,”安室透笑着下了车,伸手接过风见裕也拿在手里的报告书,往停车场另一个出入口走,“报告书我自己去送就好了,风见,你有空的话,能不能麻烦你去外面便利店买一盒喉糖?”

风见裕也担心自家上司的健康出了问题,立刻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没问题,我立刻就去!您嗓子不舒服吗?”

安室透挥了挥手里的文件袋,头也不回地笑道,“给金源先生送过去,就说最近天气干燥、很多人嗓子不舒服,你买喉糖买多了,顺便送他一盒!”

他不知道金源先生和其他一起负责宣传活动的警官有没有了解过荣町的情况,不过就算了解过,估计那些人也不会准备喉糖。

他事先送一盒,那些人在需要的时候,也不用哑着嗓子跑去便利店买喉糖,也算是让同事别重蹈他的覆辙吧。

“哎?降谷先生……”

风见裕也来不及问清楚,看着安室透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一排车子后,愣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抬手推了一下眼镜,转身往停车场外走。

《论哪类上司最让人头疼》、《那些年,我家上司让人看不懂的迷惑行为》、《对年轻有为与思维稳定是否存在关联性的思考》、《经验分享:如何应对上司一些奇怪的指派》、《职场个人修养:跟不上上司的脑回路不用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