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1274章 捕获安室的契机

深夜,街道寂静冷清。

池非迟确认没有其他人靠近过车子之后,上了车,没有急着开车离开,放下车窗抽烟。

相比起侦探这种生物,他缺一个助理,也缺一个能撑起红伞暗部的人,很缺。

所以他馋安室透能够把杂乱事情快速理顺、效率相当高的工作能力,馋琴酒强悍的执行力。

而且这两人够聪明,彼此领会意图不费劲,性格足够坚韧执着,想办法解决事情的能力也是一流的。

这么两个合适的人在眼前晃啊晃,就像两只远超心理预期的猎物在对他招手……鬼知道他有多想来个背袭,把人放倒后关进小黑屋,不答应加入安布雷拉就不放人,刑具一遍遍上,直到把人磨乖了、答应上他的贼船为止!

可惜那样行不通。

人太忠于某个信念的时候,就会很难被影响或者蛊惑,同样不会轻易放弃、转变自己认定的路,更不会屈服于外界的压力。

他原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做好了‘绝对不可能挖到’的心理预期,打算慢慢接触着再看。

他之前摸不准安室透是忠于正义还是忠于国度、到什么程度、个人的私心有多少、情感和个人情绪对于决定占据多大比重……这些问题不弄清楚,永远找不到真正的标靶,更别说去瞄准。

今晚整理之后,安室透有关的这些问题解决了一大半,看似是更不可能了,想挖到安室透的难度,相当于让漩涡鸣人放弃当火影,但只要能够找到心理漏洞,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不会去强行扭转安室透的‘忠国心理’。

有时候,堵不如疏,心理漏洞的利用不是只有‘击溃他人’这一种用法。

安室透和漩涡鸣人终究还是有区别的,安室透愿意做一个默默奉献者,不打算做什么掌权者,日本和木叶村在各自世界里的实力、底蕴也不一样。

如果把自己卖给安布雷拉可以让日本的未来更好,安室透会不会答应?

安布雷拉不是犯罪团体,以商业为主、以商业帝国为目标,如果顺利的话,随着发展,早晚会把控住世界发展的命脉,只要安室透不是忠于‘绝对正义’,能忍受一些黑暗手段,那就没问题。

如果这还为难的话,那安室透在日本保留一个职位总可以了吧?

安布雷拉现在就有着国际监管理事会,以后发展到一定程度,也可以跟各国协商一些特殊职位,只要安室透能把活干完、干好,偶尔想帮日本警方或者公安抓一抓罪犯、训练一下新人什么的,那也随便。

一开始就想让安室透把安布雷拉的利益放在第一,不太现实。

可以适当让安室透参加一些安布雷拉的商业计划,逐步减少安室透对日本的付出,加大安室透对安布雷拉的付出和投入;可以用其他国家的人来平衡安室透能够为日本争取的利益,永远在前方挂个饵,私底下,出于交情,还可以给安室透来个‘友情赠品’,再进一步加深交情。

这么一来,安室透心里的天平早晚会偏向安布雷拉,一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反正他是不着急,就算安室透只做商业上的助理,那也是赚了。

不过在此期间,也要注意别让安室透陷入‘国家与安布雷拉之间二选一’的难题中。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为难都是一种很让人讨厌的情绪,也容易让安室透对安布雷拉的决策提起防备心。

而要是安室透在摇摆之下,选择了一次‘日本’,那么以后安室透对安布雷拉投入得再多,也会认为那是为了日本,天平两端的倾斜就会直接停滞在初期,以后再怎么付出,安室透对安布雷拉也会缺少归属感。

总之,就是以‘为了日本’为理由,让安室透进到舒适区,在舒适区里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用付出、认可、交情和更多的东西,一点点把安室透在意的东西改变成‘安布雷拉’。

以他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这应该是最适合安室透的一种捕获方式。

至于‘情感和个人情绪’方面,他还得再探探,虽然他说了池家想掺和波士顿议员竞选时,安室透表态‘不上报、会帮忙保密’,看似是站在了个人情感这一边,但这件事份量不够重,就算安室透假装今晚没听他说起过这件事,对日本的安全也不会有影响,可利用的利益其实也没多少,这样就不能作为判断‘情感和个人情绪比重’的依据。

实在不行,他再看情况调整,反正已经有了把人拐上贼船的契机,要是拐上去之后,他还不能把人给稳住,那他算是白混了……

……

车里,非赤爬出池非迟的衣领、斗篷,仰头看了一会儿,发现池非迟一直在思考什么,又爬到方向盘上,靠着方向盘盯池非迟。

主人在想什么呢,居然想得这么专注。

“主人,烟快燃没了。”

“嗯。”

池非迟把燃到尽头的烟丢出车窗,继续整理头绪。

他说安室透不爽可以带四五十个公安去波士顿抓人,不单是试探安室透对个人情感的看重程度,更不是开玩笑。

其实他们一共控制了三个即将参加竞选的候选人,约书亚原本就是波士顿地区盛名在外的神父,这些年下来,不知有多少人对约书亚袒露过内心深处的想法,约书亚变年轻之后回到波士顿,完全是从大海里反复挑选最合适的鱼,如果不是担心引起教廷注意,他们掌控的参选人还可以更多。

约书亚的洗脑能力十分强悍,拿着人家的心理弱点去给人家洗脑,目前三个人都成了自然圣教的狂热信仰者,连约书亚都说‘这三个孩子跟查尔斯、格蕾丝他们一样,是值得信赖的人’,说明忠诚度有保障。

再加上方舟这个数据流分析协助、约书亚的口才教学加人脉利用、池家的财富支持、查尔斯所在兄弟会和安布雷拉一些武装的保护,虽然池家第一次掺和竞选,但胜算很大。

等某一个人上台了,他提出让对方牺牲一下前途,对方也绝对会乐呵呵答应,不答应的话……自然圣教上上下下会教对方做人的。

只要安室透不怕太嚣张影响两国关系,他这边完全没问题,想去他就安排,大不了就是损失一点钱财、浪费了一段时间的努力,再想办法捞一下可能被逮捕的小议员。

就算念在交情的份上,那点损失也值得。

而且不管安室透会不会任性一次,他除了试探之外的另一个目的也达到了——给安室透一个‘憋屈可以走安布雷拉路线来解决’的概念。

等安布雷拉的影响越来越强,安室透也会下意识地多次去考虑这一条路,哪怕只是心里随便感慨一下,等他再提出让安室透‘卖身救国’的时候,安室透也会更容易接受。

安室透这边有思路了,剩下的还有蛇精病琴酒……

既然安室透能有捕获思路,他就不信琴酒真的无懈可击,只不过琴酒防备心很重,心思更难捉摸。

表面上看,琴酒会因为伏特加夸朗姆生闷气、会因为某件事发脾气,但真要涉及到更看重的东西,他相信琴酒可以把那些情绪压下去。

相比起经历被青山刚昌抖得差不多的安室透,琴酒的信息也少得可怜。

都说贝尔摩德神秘,但对于他这个穿越者来说,贝尔摩德好歹有大概的年龄、曾经待过的国家、重视的人、仇视的人等信息,随着接触,了解一下贝尔摩德常规行事套路,想利用或者套路贝尔摩德绝对没问题。

而琴酒,别说过往的特殊经历,连哪国人、几岁、原名叫什么、还有没有亲人在世、为什么加入组织、什么时候加入组织、以前待过哪些国家……这些信息都没有。

甚至琴酒有时候对某人的态度、表露的情绪,也缺乏明显的规律。

面对爱尔兰挑衅的言论,琴酒可以无视掉,但有时一点不大的事,琴酒也会举枪送对方一颗子弹。

是凭当时心情好坏行事?还是有意遮掩自己的真实情绪?或者是因为琴酒本身蛇精病?

他居然觉得这些原因都有。

好在他发现自己对琴酒的一些情绪感应还是很灵敏的,而且比起全脸都不露的伏特加,琴酒好歹有个‘全脸’信息。

可以自我安慰一下,这也算是不错了。

非赤靠着方向盘,盯着池非迟的眼睛,不时吐一下蛇信子,陷入了沉思。

主人今晚到底在想些什么?

想得这么入神,眼神还一会儿明一会儿暗,总觉得不是在想什么好事,而且眼里还出现过危险而古怪的亢奋情绪。

虽然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但它一直盯着主人眼睛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就是一种好像心理严重扭曲、化身死变态、连蛇都觉得心里发毛的亢奋……

池非迟回神,第一眼就看到非赤面无表情的蛇脸,移开视线,拿出手机看时间。

有安室透的收获在前,又有琴酒这个难琢磨的预订目标,他再想到那些赏金,其实是有些兴趣缺缺的。

但他跟那一位说过要去打赏金,那一位也没说‘别去’,如果得知他早上没有往警视厅、警察厅送东西,那一位会猜到他没有行动。

那么为什么不行动?突然改变主意了?还是跑去做别的事了?

为了防止这类猜疑出现,他今晚最好还是去打打赏金。

再者,就算他再怎么想拎着巨镰跑去把琴酒拍晕,也得调整好心态,尽快恢复平常心,以免琴酒神经过敏突然感觉到他的恶意,提高警惕。

面对优秀的猎物,猎人总是需要付出前所未有的耐心,按耐住性子,一点点接近,洒饵诱使猎物放松警惕、抵达最佳的狩猎地点,再一击得手!

至于之后是死死咬紧猎物要害,还是像钓鱼一样不急着收杆、让鱼游动挣扎到没力气,或是温水煮青蛙,还得看具体情况来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相关推荐: